两块钱的大遗憾

2020年10月 15日 08:11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■金华仙

1978年10月,我迈进南京大学的校门。因为历史的捉弄,大学在我心中早已是镜花水月了。此时真的成了名牌大学的学生,仿佛是在梦中。

发校徽了。“南京大学”的校徽,无疑令无数人向往。各人得到的校徽并不一样,应该是向往届毕业生回收后发给我们的。我拿到的那枚校徽很特别,不像其他人的那样表面有凹凸,它很光滑,似乎是瓷质的,显得精致而独特,让我爱不释手。翻看校徽背面,让我惊讶万分!每个校徽都有编号,我的校徽编号居然是“0001”!真是太难得、太幸运了!我心中的兴奋和珍惜可想而知,对它的百般爱护和小心保管更是不在话下。

这枚校徽伴我度过了难忘的四年大学生活。尽管一开始戴得多些,后来成为老生后就很少佩戴了,但对校徽的珍视和珍藏则一直未曾改变。

毕业前,系里宣布,校徽和学生证需要上交,但如果想要收藏也可以,只需每样交纳一块钱即可。这下难住了我!两样东西我都很想要,但却需要两块钱!这在我又极不情愿,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不该花两块来“买”这种没有实用性的东西。要知道,我堂堂七尺男儿,读书四年,全靠甲等助学金和哥哥的资助完成了学业。自己没有一分钱的创收能力,更不谈去履行赡养年迈父母的义务,还有闲情逸致去买什么校徽、学生证作为收藏品吗?于是,我忍痛上交了与我相伴四年的“南京大学”0001号校徽和学生证,离开了校园。

世上永远没后悔药。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年龄的增长,我越来越不能原谅自己当初出于节约美德作出的决策,常常只好不去想它。可是,我却又每每心有不甘。这一令我心痛的遗憾,难道仅仅应该归咎于我的吝啬吗?


责任编辑:SLP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