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花落

2020年11月 20日 08:17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黄峻玮

原来她不是拥有一双妙手,她不过是对兰用心而已。

阿闲家的兰花开了,一再邀请我去赏兰。

我也种过兰,但种一盆就萎败一盆,觉得是对兰的摧残,就再也不种了。自从与阿闲结了邻成了密友,我就饱了眼福,常常可以去她家看兰。阿闲并不闲,在医院工作,每天早出晚归。奇怪的是,从春兰到秋兰,她都养得那么好,居室里始终漾着一股幽雅的风韵。

我问阿闲种兰的经验,她笑着说:“哪有什么经验,不过是把它们放在窗口,一点阳光一点风,一点薄肥一点水,顺着兰花的本性,自然就能种好了!”

那天敲开阿闲家的门,就闻到屋子里有一股淡淡的兰香。阿闲说:“你终于来啦,兰花都落了!”

窗前亭亭立着阿闲最爱的十余盆兰。我们站在兰花旁,她向我介绍:贵州下山兰、绿翡翠、墨兰、富贵兰、铁骨素……每一盆兰花的花型、姿态以及花开的时节都不一样。有一盆秋兰,阿闲叫它“秋素”,正扬扬地开着许多白色小花,如蝶,素白、清雅。还有几朵兰花已经离枝,跌落于花枝和盆中。

阿闲年年喊我看兰花,我同世人一般,入眼帘的始终是它们轰轰烈烈的盛世美颜,从来没有关注过它们花朵零落的样子。阿闲告诉我,兰花的凋零并不同于普通的花那样花瓣纷落,而是整株从花箭上脱落,直至慢慢失去新鲜的颜色,也不会轻易支离破碎而失去兰的风骨。

我小心捡起一株秋素兰花,色泽、形态依旧,隐隐还残留一点香。心中不由感叹,在阳光里闪着灼灼之光的兰花,就这样零落了生命。

阿闲看了我一眼,说:“陨落是植物的自然规律。兰花花期一般只有半个月,花香也会越来越淡,如果按照种兰的技巧,应该提前采撷兰花,若等到最后花落会消耗兰花许多养料。可我顺着花开花落的道理,舍不得提前剪花。”

阿闲将兰花一一收到小瓷碗中,用清水漂洗干净,摊开。我问她干吗,她笑笑,要我明天再来看。

第二日,我又去敲阿闲的门。屋内的兰花香似乎淡了一些。我赶紧奔向秋素兰,只见它又落了几朵花。花箭少了花蕊,突兀地竖着,但顶端残存的花朵依然卓然挺立。阿闲将昨日零落的已经晾干的兰花,一一加入到旁边的一瓶高粱酒瓶子里去,原来她要制作兰花酒。那兰花在澄清的液体里上下浮动,鲜活生动,仿佛在为自己的生命延续而欢舞。

几天后,阿闲打电话让我去取兰花酒。她将每天零落的兰花陆陆续续置入酒中,制成了两瓶兰花酒,要送一瓶给我。

阿闲叮嘱我:“泡的兰花酒,要等到一个月后才能喝,记得,喝完酒,要将剩余的兰花拿来埋到花盆里去。”窗台下,她又在忙着给兰花剪花枝、翻土、浇水、施肥,说这样来年才能开出更好的花来。我看着阿闲,原来她不是拥有一双妙手,她不过是对兰用心而已。

我持酒告别。出门仔细看兰花酒里的兰花,兰花已经由原来的青白变成褐色,但一朵朵依旧如蝶一般栩栩然。打开酒瓶,深深吸了一口,酒香里掺着兰花香。


责任编辑:煜婕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