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六块钱的伙食费实在太贵”

2020年11月 20日 08:17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伯父在信纸里夹了23元钱(为了省邮费)。那时候伯父一个月的工资是24元。

戴飞

今天难得有空和父亲聊天,不知道怎么会聊到教师,或者是聊到了学校的伙食费。父亲来了一句,“六块钱伙食费实在太贵了!”

1960年,父亲上初中,走读。学校离家应该有三公里吧?我家在黄桥镇东南角,准确说应该是镇外的一个村庄,纯粹的农家人,只是行政关系上隶属于黄桥镇。父亲上的中学(黄桥中学)在镇的西北角。父亲是走读的,每天早上手上捧一个大山芋,滚烫的,一边走一边吃。山芋的品种叫什么“胜利白”,学名可能叫“白心红薯”,很干,咬一口,粉直掉,没水喝的话难以下咽。父亲的午饭和晚饭也是回家吃的。农村人家吃米饭的机会很少,大多是山芋粥,偶尔有面疙瘩、手擀面。有时候的晚饭更简单,就是铁锅里煮山芋,就着锅里的水吃山芋,感觉甜。也有时候煮芋头,旁边会配上一碗酱,蘸着吃,也算是改善伙食了。

父亲那个时候开始有胃病了。

初中考高中时,父亲考得很轻松,是漫不经心地去考的,有一次试卷写完了,就睡着了。因为考试前,我爷爷奶奶就跟父亲说好了,初中毕业去跟一名医后面学医。父亲也没想过以后要上高中。

中考放榜,有人跑我们庄上来跟父亲说,你快去看,第一个就是你的名字。父亲去看了,果然有自己的名字,很高兴的。

但是,高兴是短暂的。父亲知道,他去不了高中。家里没钱供他上学。苦恼彷徨中,父亲写了封信给他的堂哥,就是我的伯父,诉苦,说明情况,不准备去上高中了。伯父比父亲大了十多岁,已经在甘肃工作。伯父马上回信来了,多方面分析,并要父亲一定要上高中,有困难跟他讲。伯父在信纸里夹了23元钱(为了省邮费)。那时候伯父一个月的工资是24元。

父亲去上高中了。还是走读。

有一次,父亲的班主任张海德先生问:“你走读还是住宿啊?”

父亲说,“我走读。”

张先生说,“你家在哪里啊?”

“小焦庄。”

“那太远了吧。”

“不远,我初中就走读的。”

“高中学习紧张,不能再这样跑了。这样,礼拜天我去你家家访。”

礼拜天,张先生跟着父亲来家里家访。家里有一间房,一分为二,前面煮饭后面睡觉,门口有一塌坯(矮草房)用于养猪。张先生看到这个情况,确实贫寒,但还是劝我奶奶让父亲住宿。奶奶直性子,“张先生哎,家里没钱啊!”

确实是的,本来指望父亲初中毕业早些去学徒尽快工作的,现在上高中要缴钱已经捉襟见肘,再想住宿,那是不可能的了。

住宿的话,一个月的伙食费是六块钱。好像不需要缴住宿费。

张先生说,这个我来想办法。

回校后,张先生给父亲申请了困难补助,把父亲每个月的伙食费减半收,只要交三块钱。

从此以后,父亲住宿了,可以在学校天天吃到白米饭。除了节约时间以外,父亲正常饮食,胃病也在那个时候养好了,以后再也没有犯。

在食堂吃饭,每个人有自己的饭盒,上面写有名字。八个人一桌,只有个桌子,没有凳子坐。临到吃饭,每桌派人去拿回本桌的饭盒,端回一盆青菜或黄芽菜,每周两次有肉,值日生分菜。分完菜,大家就地站或蹲着,把饭给吃了。

以后,父亲还发现一个方法,从家里带点山芋干或芋头,放在自己的饭盒里,这样可以省出一小把米出来,月底能带两三斤米回家给爷爷奶奶吃。

四十年以后,张先生说,他这个班级53人,能拿稳考取的有36到38人。高考前,父亲准备填报南大、南工,张先生说填低了,要他再考虑。

父亲没有来得及考虑,因为那是1966年5月,文化大革命来了,取消高考。

令张先生欣慰的是,他的这批学生都工作在社会各界的重要岗位,为他争气、争光。并且他的这批学生有好大一部分做了教师,去传承他的仁爱、善心、博学。

六块钱,在那个时代多么重要。

更重要的是,那份关爱,真情。

我的伯父现在江都生活。


责任编辑:煜婕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