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孙桶

2020年11月 20日 08:17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岳母说,“子孙桶”怎么能缺呢?

夏俊山

三十多年前,我结婚时,岳母准备嫁妆时缺一只马桶。我想,马桶没什么用,别买了吧。岳母说,“子孙桶”怎么能缺呢?最终,她坚持请箍桶匠置办了新马桶。

岳母坚持的是旧俗。旧时,不论贫富人家,女儿出嫁,马桶是不可少的陪嫁品,称作子孙桶。搬嫁妆时,其他嫁妆可以由他人代劳,唯有马桶,这是嫁妆中的吉祥物,必须由娘家兄弟和新郎倌亲自端。老家风俗,作为嫁妆的马桶,桶里要放两扎红筷子(谐音“快子”),以及红枣儿、花生、桂圆、栗子(用红纸条封成夹子,将四样扎在一起,谐音“早生贵子”)。岳母一定要置办马桶,其心情不难理解。

陪嫁的马桶必须是全新的,用料也极有讲究,一般选择耐腐蚀、无虫蛀、分量相对较轻的杉木制作,为防止日后渗漏变形,在马桶的桶底、桶圈及拼接的弧形木料之间,都要用生漆刷涂过的麻布粘贴嵌填。桶体或刷桐油或刷广漆,俗语“新箍马桶三日香”也许即由此而来。

无论新旧,马桶大多为“冒”字形,马桶盖有两块,一大一小。方便时,只要打开上面的小盖,坐在大盖上;倒马桶时,则需要将大盖子也摘下来,便于洗刷。

曾有人士考证,马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隋末唐初。隋唐开科取士,为防止考生借口内急,中途离场作弊,于是考生应试的单间里,设置了应急的“净桶”。后来改名为马桶。

马桶是微型的厕所。有了马桶,内急时,就不必再披衣出门,加之还能保护个人隐私,受到广泛欢迎。但马桶也有一个缺点:三天两头要洗刷。记得小时候跟着大人进城,清晨,行走在小城的角落,处处可见娘子军们在洗刷马桶,那“哗啦哗啦”声,此起彼伏,在街头巷尾形成了交响曲。而用久了的马桶,无论怎么刷都会留下一层垢。这层垢可是入了《中华本草》等药典的,名“人中白”,可治咽喉肿痛,或牙疳口疮,马桶这一副产品的用途着实让人感到意外。

1933年,周谷城回答《东方杂志》关于对“未来世界”的梦想时,答案是:“人人能有机会坐在抽水马桶上大便。”如今,周谷城的梦想已成为现实。抽水马桶进入了千家万户,而制作马桶的工艺,也快失传了。


责任编辑:煜婕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