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怪中的“画梅圣手” 上海名嘴对话扬州学者

2021年03月 24日 08:21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韦明铧和曹可凡

清代的扬州八怪,开一代画坛新风,影响至今。上海东方卫视《诗书画》栏目,特地前往扬州录制节目。名嘴曹可凡对话扬州学者韦明铧,深入探讨扬州八怪中的两位“画梅圣手”汪士慎、高翔。

八怪之中五位“画梅圣手”

唯有高翔是扬州本地人

曹可凡说,在“扬州八怪”中,有五位被誉为“画梅圣手”,分别是金农、罗聘、高翔、汪士慎以及李方膺。五位画家笔下的梅花各具风格,别有意趣。这次主要讨论的是其中两位,一位是汪士慎,一位是高翔。

韦明铧介绍,高翔是“扬州八怪”中唯一一位扬州本地人,家住扬州城西北,距离小秦淮河很近。他性情淡泊,终生布衣。高翔一生无羁旅之苦,又无饱览山川之见,烟花繁华的扬州养成了他平和的气性。虽说高翔曾经中过秀才,但之后在功名之途上没有再前进,自然与官场无缘,一生清贫,与书画为伍。

高翔笔下的梅花,“皆疏枝瘦朵,全以韵胜”,金农说高翔的梅花“其瘦处如鹭立寒汀,不欲为人作近玩”。

韦明铧进一步解读,高翔画梅花都是简单笔意,以少少许胜多多许;因为他家靠近梅花岭,所以经常去观摩,或者到城北的铁佛寺看梅花。

说完高翔的梅花,还有汪士慎的梅花。汪士慎是安徽人,三十岁从徽州来到扬州,投靠街南书屋的马氏兄弟,卖画为生,追求高洁,是一位没有显赫家世的草根画家。他的品性非常高洁,人如其名,如同一汪清澈见底的水。和高翔的梅花相比,汪士慎笔下的梅花,繁花似锦,非常繁盛。汪士慎的梅花如同色彩浓艳的唐代传奇,而高翔的梅花如同用笔简练的六朝志怪。

汪士慎高翔友情深厚

生活方式各有不同

韦明铧说,在“扬州八怪”中,不是所有人都是亲密的朋友。他们之中有同乡之情,比如郑板桥和李鱓;还有师徒之谊,比如金农和罗聘;也有街坊,比如汪士慎和高翔,他们都住在城北,他们也都没有功名,都是最为普通的画家。同时他们没有游历祖国大川,长期生活在扬州,最多去过浙江、淮安,一生都在扬州小巷中度过,平淡的生活养成特殊的画风,高傲冷艳,所以他们对于梅花特别感兴趣。

汪士慎和高翔的友情深厚,比如在汪士慎的《巢林集》和高翔的《西唐诗集》中,两人赠答唱和很多,为他人集中所少见。他们的友情正如汪士慎所写的那样:相交相爱垂垂老,朝夕过从风雨中。

当然,两人的生活习惯有所不同。汪士慎喜欢喝茶,被称为“茶仙”,朋友来了都送他茶。他对于茶叶的鉴赏能力很强,安徽毛峰,浙江龙井,闭着眼睛都能闻出来。他喝茶的水有讲究,要么是雪水,冬天下的雪融化得来的;要么是花露,那是花瓣上凝结的露水;要么是泉水,扬州的泉水不多,但是少而清澈。他泡茶的方式也不一样,我们现在用开水泡茶,他主张煮茶,茶叶放在小罐子里煮,保持一定火候,把茶水煮开,冒的茶泡如同螃蟹眼睛那样,茶水就是恰到好处,汪士慎称之为“蟹眼”。汪士慎还讲究茶具,不讲究青花,他就喜欢洁白无瑕的茶具,什么花纹都没有的那种。

而高翔喜欢喝酒,经常一醉整天,茶和酒就构成他们的生活。他们基本的生活态度相近,一般不喜欢在社会上与人交流,唯独和东关街上的马氏兄弟来往比较多,马氏兄弟的街南书屋,一有诗酒之会,都会邀请他们前来。

记者 王鑫


责任编辑:SLP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