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天要养小鸡

2021年03月 24日 08:22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春天到了,阳光很好,母亲惦记着家里的鸡窝还空着,她心里也空落落的。

■张正

平常日子里,母亲的心牵着两头,一头在乡下父亲那里,一头在城里儿女这里。春天到了,母亲又多了一个心思,她想回乡下多住一段时间,暂时不来城里了。她想养小鸡。

我们不止一次劝过母亲,还有父亲,丢下农村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吧,现在不愁吃不愁喝,来城里住,超市里什么没有卖?好说歹说,责任田丢了,但一个大菜园,还有猪圈、鸡窝里的事,他们说什么也不肯丢下。

母亲来城里在我们这里住,为了证明给她看,城里什么也不缺,我买过一百只一箱的“草鸡蛋”,母亲尝了,现出不屑的神情:这哪能跟家里的草鸡蛋比,一点鸡蛋味没有!我从超市买回一袋一袋的鸡腿、鸡翅、鸡脯,精心烹调后端上桌,母亲也不愿伸筷子,说这种洋鸡肉,吃在嘴里,淡歪淡歪的,没有一点鸡的香味。

母亲坚持要在家前屋后自己养鸡。在老家庄上,母亲养鸡的数量,大概仅次于专业大户了。每年春上养一二百只很正常,一批照料不过来,她分批养,而她养的鸡,很少是她和父亲两人消费掉的,大都成了我们儿女的口中之食。从七八两重、尚未开叫的小公鸡吃起,吃到后来的鸡蛋、老母鸡,新压陈,一年压一年,母亲在乡下老家似乎总能源源不断地为城里的子女输送鸡和鸡蛋。

我喜欢吃鸡,尤其仔鸡烧毛豆、烧豇豆。许多年前中考那三天,我每天独享一只鸡。现在为了劝阻母亲不要再养鸡或少养鸡,我故意说自己营养过剩,已经不喜欢吃鸡了,胆囊不好,鸡蛋也不想多吃。母亲好像没听见,还是时常来城里为我们送鸡或蛋。春节前,她把家里最后一只大公鸡杀好了、褪了毛送到我家来,据她说有七斤多重呢。

母亲侄男侄女多,现在他们又都到了有小家庭的年龄,母亲是兄弟姐妹中唯一家在农村的,小时候他们来乡下姑妈家,母亲对他们很好。母亲没有退休工资,现在他们遇见母亲,常常一百二百地塞点钱,母亲因此觉得自己欠他们的人情,想方设法为他们的小孩子也送去五十只、一百只乡村草鸡蛋。有时家里的鸡蛋不够分,她还要挎着竹篮,庄前庄后挨家挨户收,一个庄子跑完了不够,又去跑另外一个庄子。我在背后笑她陷入了“恶性循环的人情债”中,又不敢让她听见,怕她跟我急,她一向不允许我们对她处人遇事的方式评头论足。

春天到了,阳光很好,母亲惦记着家里的鸡窝还空着,她心里也空落落的。委婉地劝过她几次,建议她今年是不是可以不养鸡或者少养鸡,她断然拒绝我的语气一次比一次“冲”:不养吃什么?一年呢!

临回乡下,自小在她怀里长大、如今仍喜欢和她滚在一张床上的女儿舍不得她走,奶孙俩依依惜别,母亲说:等奶奶捉回小鸡,养得稍微大一点,交给爷爷看管,再来陪你。并答应为女儿带一只小鸡来,关在纸盒里,放在阳台上养。


责任编辑:SLP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