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网红奶奶走了

2021年03月 24日 08:23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◇赵正妍

“赵正妍,快看,你奶奶又上抖音了。”去年夏天,老家儿时玩伴将我奶奶在高邮南门菜场卖菜的抖音,转发给我。画面上,我奶奶佝偻着腰、笑容可掬地将篮子里的冬瓜、瓠子、马铃薯、韭菜等疏菜,在摊位的台面上一一放齐,吃力地摆放出好看的“卖相”。网友们的评论让人动容:“好慈祥的老奶奶,祝她健康长寿!”“腰都弯到地了,也闲不下来,真让人心疼。”“瘦得只剩把骨头,还要这么辛苦?”

这不是我奶奶第一次上抖音。近几年,她趴在田里割菜、伏在三轮车龙头上骑车去菜场的场景,曾被好心的路人拍过、转发。

奶奶这样的辛劳场景,到去年9月底就戛然而止了。

当时,我入职南京一家单位才几天。听爸说,凌晨三四点,奶奶在去菜场的路上突然胸闷难忍,请顺路的其他摊主将菜带到菜场,并托人通知我大伯,将她送到了医院。在医院才住了几天,她就闹着要回家:“国庆节到了,我孙女一定会放假回老家看我。”

“到这么好的单位工作要好好珍惜,多吃苦,守规矩,不懂的要多跟老师傅请教,不要给厂里和领导添麻烦……”奶奶躺在床上,一边反复叮嘱,一边用她“沟壑纵横”的糙手摸摸我的脸,抓抓我的手。虽然我被她抚摸得有点疼,但心里还是暖和和的。

说着,奶奶颤巍巍地爬起身来,挪开枕头,解开枕头下面小包裹的结,拿出一叠整整齐齐的钱:“400块,钱不多,但是奶奶的一点心意。欢喜钱,拿着!”一张张不同币值的人民币,上面有些污渍,那是汗水、雨水和泥水的印痕。我看着那叠钱,泪如泉涌:“奶奶,你不能再卖菜了。让您的儿孙如何做人?”“不行!你爸、大伯、姑妈他们负担都不轻,只要我还能动,就不能闲着。”我埋怨她活得不明白:“您身体哪儿不舒服怎么不说?您对自己好点,家人才安心。”奶奶却“狡辩”:“我身体没什么大毛病,歇几天就好了。”

第二天下午,我要随爸妈从高邮老家回扬州了。“妍,你再陪奶奶坐会儿。”我半躺在床上,看着奶奶花白的头发、瘦削的肩膀、隆起的后背、如柴的细腿,心如刀绞。“奶奶,等你病好了,我带你去南京玩,再看看我们厂里的喷泉、雕塑、亭台、异鸟、银杏、枫林……”奶奶高兴得像个孩子,连连点头。

哪知道,回到扬州才隔一天,夜里12点左右,刺耳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家里的宁静。大伯说,奶奶因突发心肌梗塞走了,走在了从高邮到扬州医院的120车上……

奶奶一直朴素地践行着“倾己勤劳,以行德义,宽厚待人,阳光向善”的家风。

家里的亲戚经常对我说,爷爷曾是村支书,奶奶却没有一点点“官太太”的优越感,她和大家一起下地干活。在农业社的年代,她插秧既快又直。到了“责任田”时期,她种的蔬菜尽量少用农药、化肥,卖菜坚决不涨水。

乡邻们对我奶奶也是有口皆碑。哪家的小孩学习不用功,她会劝:现在学习不吃苦,将来生活要吃苦。哪对小夫妻闹矛盾,她去拦:多想对方的好,日子才能过得好。即使对她孝敬不够的晚辈,她也很包容:刀子嘴豆腐心,人不坏。

爷爷去年3月1日去世后,爸担心奶奶寂寞,几次要接她到扬州和我们一起生活,可她说不愿给我们添麻烦,就是“犟”着不来。爸没辙,就每星期回老家一趟,看望奶奶,检查家用电器排除安全隐患。奶奶不识字,爸就在网上寻找、购买可贴联系人照片的老人电话机。这样,奶奶只要按下照片就可以与任何一个子女通电话了。

奶奶,在思念和等待中,在校园到车间的转换中,我一天天长大懂事了,也终于明白,燕子能再飞回来,杨柳有再青之时,但奶奶却再也回不来了。

奶奶,我长跪在秦淮河支流的南河边,摆上您喜欢的鲜花饼,点燃火焰,遥望着家乡,给您祭酒。


责任编辑:SLP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