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妈妈

2021年03月 24日 08:23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◇漉滢

还清晰记得五年前的那个深夜,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,您闭上眼睛,没有留下一句话,就静静地走了。而我还没来得及看您最后一眼。那是怎样的伤痛别离!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那一幕幕像放电影似地涌来。

听家人说,您怀我们的时候吃不下东西,只能靠挂点葡萄糖,最后都是早产生下只有二斤多重的我和弟弟。在月子里,您又不幸得了肝炎,更是雪上加霜,瘦得皮包骨头。

记忆中,您每天早出晚归,去乡办玩具厂打工,为我们的学费起早贪黑。您省吃俭用,一心想着给儿子盖房娶亲。看到儿女结婚生子,买房买车,您开心不已。您顾不上腰酸背痛,坚持把孙子带到上了小学。不管田里农活再忙,您对儿女有求必应。一次次您颤巍巍地拎着大包小包,上车下车,说是自己种的,而我知道这些都是您自己舍不得吃,留给我们的……您每时每刻都在替别人着想,想着老伴,想着儿女,想着兄弟姐妹,却从不为自己着想。

2016年春天,您突然干咳不止,挂水吃药,好了又咳,咳了又挂,反反复复。我让您检查,您说只是咳嗽而已。直到有一天您突然打电话说眼睛看不清了,我立刻让您来医院,而医生只是做了眼睛的常规检查,说回家休息几天就恢复了。您自言自语地说怎么没查出毛病?我生气地说希望自己有毛病吗?记得那天晚上,您急匆匆地打电话说在乡下体检出腹腔有积水,医生建议去大医院检查一下。第二天一早我就带您去了,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,肺癌,晚期中的晚期。平时都是伤风感冒,这次将您彻底掼倒,这也是您生命中的第二次住院,上次还是41年前的怀孕生产。

面对病床上的您,我是多么无助,不能为您分担任何痛苦。您毕竟才66岁,还没好好享福,就连出游的小小心愿都不能满足您。但我必须装着没事儿,有说有笑,每天希望看着您喝下一碗碗荤汤,希望能守在您身边尽最后一点孝道。看着自己日渐消瘦,您好像有所察觉,试探过我几次,我都敷衍过去,而我每每清晨泪湿枕巾。一直到最后几天,您滴水未进,我买了蛋白质哄您挂下,说会好点。看着您每况愈下,上气不接下气,我哽咽地告诉您真相。您轻描淡写,说这条路终究要走。看着我们哭,您说:“我都不哭,你们哭什么。”生病5个月以来您没有一丝怨言。

每每回家,我仿佛又看到您系着围裙,站在村头……


责任编辑:SLP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